来碗孟婆汤,不要放香菜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07-03 23:03:27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中午不知道怎么的?


突然有人说要请吃披萨。


于是乎,那就去吃这种外国馅饼了。


感觉披萨甚至不像是馅饼。


好像是一张烙饼,炒了盘菜放上去。


可以预见,以后肯定有鱼香肉丝披萨、宫爆鸡丁披萨、水煮肉片披萨。


我这个人。对吃上不怎么讲究。吃不出好来。鲍鱼海参的也吃不出价值几何。


但是如果太次了,我吃着也费劲。


比如说这个披萨的边儿。


太难吃了,这不就是加厚烙饼吗?


幸好一旁的哥们跟我解释,这个披萨边儿不要钱。


我想问能给我来一盘儿免费披萨边儿不?


有可能,披萨,吃的是情怀。


那我的同事说他经常带着孩子来吃是什么鬼?


从小传授泡妞秘籍么?


看他们这些九零左右的小孩们,对这些披萨的种类如数家珍。的确搞不明白。


在我看来,最好吃的就是火锅。最难吃的就是香菜。


火锅多好啊。


这大概是一个懒人能做出来的最好吃的饭。


我觉得火锅的起源应该有黑历史。


商周时期就有夺鼎大战,估计赢了的人吃火锅,输的人就是铁锅炖自己。


再有,吃火锅,应该是蒙古人比较厉害。


因为我吃过一次冰煮羊。拿一个大锅里面放上冰块,放上羊肉块,咕嘟咕嘟一顿煮。


不放任何调料,味道也很鲜美。应该是冬天草原人民的战斗美食。


再想到的就是着名的重庆和成都火锅之争了。成都火锅吃了顶多让你肚子疼,重庆火锅会让你屁股疼。


我们食堂的那种号称麻辣香锅的菜,我个人认为应该不能称之为火锅。


众火锅里面最最最好吃的。


肯定是涮羊肉啦。


我高中的时候都是两斤起。


先自己点两斤肉,然后再给其他的小伙伴和家人点。


记录曾经到过三斤的量。


记得穆斯林葬礼里面形容:懒懒地抬起筷子,夹起一片薄薄的羊肉,伸到沸水里一涮,两涮,三涮,在最准确的火候捞出来,放进面前的佐料碗里一蘸,然后送进嘴里,慢慢地咀嚼着。


我吃起来根本不这样,直接夹起一筷子肉,扔到开水里,一旦羊肉变色,立马捞回来,蘸料就吃,根本等不到第二涮。


上大学的时候个人还是比较穷。曾经多次去吃19元的加麦自助,从开门就进去,三个小时以后,老板亲自给我们桌送上果盘。


我一般是先吃七个烤羊腿,然后就抱住小火锅,不停的塞羊肉。一晚上可以加4次火锅酒精。


现在物质资料丰富了,吃火锅还能吃服务。


最有名的的自然是海底捞。一个人去,店员立马抱个熊陪着你。有时候熊不够用了,店员会鼓励大家拼桌。有的店还支持学生下午四点左右六折。


学生最多的火锅店,自然还是呷哺呷哺。这家以“台湾”作为自己的重要标识之一的火锅店非常注意干净和卫生,算得上是火锅店的一股清流。但据说它的金针菇也是不洗的。


为了品尝地道的潮汕火锅。


我的确去了一趟汕头。那个牛肉火锅,实在太好吃了。老板会给你一个漏勺,把一大片的牛肉放在漏勺里,沸水中稍微一涮,香味四溢,入口即化。以至于之后的三年里,我在全国其他地市,所谓的正宗潮汕火锅店中,再也没有吃到过那种满足和满意。据资深饕餮们说,刀工是潮汕牛肉的灵魂。


好啦,最后大家知道吃火锅的危害是什么?



容易变穷。你答对了吗?


我记忆中最难吃的,的确是香菜,香菜的味道就和被碾死了的臭大姐尸体一个味儿。


小时候不管是去摊煎饼,还是去买混沌。我都大声疾呼:


“不要香菜。”


“大妈,不要香菜。”


“阿姨,别放香菜。”


轮到我了,再来一轮奔走呼号。


“我不要香菜。”


眼看着大妈的手伸向了绿油油的方向


“别放香菜!!!”

“好嘞!”


只见绿油油的叶片均匀落下,动作行云流水不拖泥带水。


我只能痛心疾首拍大腿。


“我不要了。”


“我给你挑挑。”


“挑我也不要了。”


不过很多人成年之后就能改变这个习惯。


但是我始终改不了。


我印象最最深的一次,晚上特别饿了。


在一个天高皇帝远的地方,我找地方点了一份皮蛋瘦肉粥。


结果上来的时候是一盆。


足有三个人的量。


更为变态的是。


老板竟然把香菜给我拌匀了。


一粒米粥一片香,粒粒皆毒素。


心里暗骂卧槽尼玛这顿饭又tm毁了。


说实话,真是舍不得浪费,大概花了20多分钟,把所有的香菜丁都一个个捡出来。


砂锅粥都凉透了。


咬牙尝试着吃了几口。


还是吐了。


没能吃下这顿粥。


感觉跟吃屎差不多,太难了。


如果神龙让我许一个美食方面的愿望,我的愿望是:香菜灭绝。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