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振宇跨年演讲实录(一):用生物学的角度看「转型」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05-23 02:57:28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导读>本文重发,请以今天的为准。


欢迎各位,时间的朋友。


人可以分成两种:一种每到年末就没心没肺地等着元旦放假,还有一种人,想起一年即将过去,心中就会泛起淡淡的忧伤。


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只相似。尽管我们会努力在某些方面有这样那样的进步,但随着年华老去,很多事还是会被耽误,变得来不及。


记得很多年前的一天,我失恋了。我一个人跑到香山坐索道缆车,半路突然刮起大风,飞沙走石,昏天黑地。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大风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当时真觉得这条命就要扔在那儿了,我就想,如果能活着走出缆车,一定好好活,一定做一个脱离低级趣味的人。后来呢?你懂的。


人生苦短这件事,我们还是会经常忘掉。所以,我们需要时常刮一刮这样的大风。就像跨年这样的时刻,它提醒我们,再不做点事,就来不及了。



我的一个朋友告诉我,一般的动物只有三种情绪——愉悦、愤怒和恐惧。但是人呢,又多了三种——爱、恨和忧伤。愉悦不是爱,愤怒不是恨,忧伤也不同于恐惧。


其中的微妙区别是什么?前者只是即时的反应,而后者则必须有时间的积淀。人有记忆。人是一种有能力在时间中穿行的生物。我们用时间累积自己,用时间寄托未来,用时间提醒当下。


时间这个维度被嵌入我们的生命中越深,我们的身体里作为人的那个部分就越强大。听说过、经历过和梳理过,是三种和时间穿插的方式。做时间的朋友,需要深入地探问和好奇地张望。


2015 年,发生了太多的事。在这个时代,有意思的一点是,我们不再需要统一所谓“十大新闻”的标准。


你有你的大事,我有我的大事;你关心《琅琊榜》和男主角梅长苏,而我能把中央政治局的名单倒背如流;你念念不忘天津爆炸案中伤亡的同胞,而有人还在疑惑到底是什么人、出于什么目的导演了优衣库的试衣间事件;你盯住了国际油价,而我则希望iPhone 手机能降点价。


社会多元化,本来是件好事,但是千万别以为真相即将浮现。实际上,一切仍然是被扭曲的。比如说,现在的舆论基本掌握在互联网媒体手里。



这些媒体的从业者控制了巨大的话语权,他们眼光和趣味的局限性,本身也在扭曲这个世界。以经济和科技领域为例,所有和互联网相关的事都很热闹,科技新闻几乎等同于互联网新闻,似乎只有BAT(百度、阿里巴巴和腾讯)才是大公司,因为它们总是上头条。


董明珠拿出90 亿元分红没有什么人知道,而刘强东结婚这事却上了头条;王健林拼命国际化,资本拼命向外扑没什么人关注,而他儿子王思聪随便发条微博,就有好几万人喊他老公;郭台铭心心念念想把机器人引入富士康的工厂,大家对此并不那么感兴趣,而他在工厂门口让员工把烟头掐掉,被骂“关你屁事”的视频倒是点击率很高;千亿万科在寻求单纯住宅业务转型这事儿,不见得有人能说清楚,但是90 后马佳佳到万科演讲,大家都知道了;


中国最成功的民营企业,鲁冠球的万向在美国收购了电动汽车公司,这事在新闻上鲜见踪迹,吵吵嚷嚷要做电动车的创业公司抢去了头条。


说到造车,乐视要造车的新闻你听说得多了,而已经是世界五百强公司的吉利控股的新闻你听到多少?拥有肯德基、必胜客和小肥羊的百盛中国最近在调整中国区战略,可满屏显示的却都是西少爷肉夹馍、张天一米粉、黄太极煎饼的新闻……真实的世界到底什么样?


也许我们永远也搞不清楚,但总该有些人做一点“洞察”的努力。拨开表象的迷雾,给你看他所看到的世界,也许会离真实更近一些。我们谈商业,是因为它是美好的,是最有可能公平的创造手段,裹挟着我们每一个人,以不由分说的力量和强大的组织形式。


即使你只是一个默默创建自己精神帝国的文艺青年,你也无法推开商业给你的生活和未来带来的影响和变化。


我们都处在信息蜂巢,信息越发大,得到的信息越少。我做媒体的时候,有一个心得,几个记者采访企业家应该向他挑战,提出让他难堪的问题。我从来不相信这句话,我从来相信企业家是这个时代的宝贵财富,挑战他,你问他到张口结舌,又有什么光采?我和领导沟通,我不愿意站在企业家对面,而是他的身后,帮助我的用户重新呈现它眼前看到的世界,这是媒体这最有价值的信息开发。


2015年我虽然讲中国江湖的风风雨雨,我永远不在乎输赢,他们在构建一个伟大的商业文明,和过去的文明都不同,2015年职场人商业人我们都作出一点点的努力,然后会投射到天幕上。2015年舞台上大人物表演的剧情,给这个时代构建的商业文明留下了什么?


下面,我来跟大家聊一聊2015 年的商业现象。让我们拨开表象,看看它的实质是什么。




互联网恐慌



一个叫互联网的幽灵已经在中国游荡好几年了。毫无疑问,互联网是我们这个时代最为深刻的变量,但是如果你和很多中国企业家接触过,你就会发现,他们被这个幽灵惊吓过度了。


我不止一次听到一些老板说,“我愿意把前半生的所有积累都扔进去,拼死一搏换取互联网转型的成功”。


不得不说,他们反应过激了。大家都知道马云的阿里巴巴很厉害,如今线下店生意不好做了,但是你若真算算账,线上交易只不过占了全国消费品零售总额的5% 左右,你能说5% 就弄得天下大乱、民不聊生吗?我也时常听做商业地产的朋友抱怨线下店状况不好,但其中很大原因是前些年商业地产过度投资,商场建得太多,以后肯定会回暖。


如果说电商毁了线下店,那既冤枉了电商,也小看了实体店。


我们还知道腾讯的马化腾,他也很了不起。曾有一个对互联网十分好奇的朋友问我:“腾讯太厉害了,它到底有多大啊?”我说:“不得了的大啊,一年挣200 多个亿啊!”(腾讯2014 年全年净利润238 亿元)听完后,那个朋友一脸的紧张反而变得释然了:“哦,那还是我们公司比较赚钱嘛!”原来这个朋友在烟草公司上班。我查了一下,2014 年中国烟草总公司的全年利润是1649 亿元!还有比卖烟更赚钱的呢——工商银行的总利润是2758 亿元!而天天被互联网媒体报道,现在处境特别危险的中国移动,也年入1000 多亿元的利润呢!


你看,新闻拼贴出的世界,和真实世界相去甚远吧?我上学比较早,5 岁上小学,在班里个头小,跟我同桌的男孩就一直欺负我。但是,最让我恐惧的,不是他打我,而是他说“一会儿下课我打你”。这后半节课的时间让我怎么熬?互联网恐慌就是五大三粗的家伙,它给我们三个字:你等着。很多企业朋友都有这样的体会:它让我们等着。




怎么看待2015年的互联网恐慌?用生物学思维理解商业,生物学对面是机械学,生物学就是把时间要素带到思维中,它不画一个蓝图和沟通,回到时间的流程当中,像一个小虫子一样,站在每一个时间点上找到最佳的策略,如果带着这样的理解方式,理解“转型”,我们的角度和结论就会不一样。一只猫看到狗非常好,但是变不了,想变是因为猫愚蠢、让上帝为难。


那么,“机械学思维”和“生物学思维”,这两种思维方式有什么区别呢?


所谓生物学的思维方式,虽然是一个非常复杂的话题,但也不用讲得那么玄乎。简单说,就是把时间这个维度带入到思考当中。不是按照既定的蓝图、目标、计划、策略去施工,而是根据环境、变量,一点点地变化,在每一个点上都追逐最佳的策略。


站在生物学的角度再来回看“转型”这个事,风景就全变了。


首先,你是“转”不过去的。企业就是一个生命,不可能基因重组。猫不可能变成狗,狗再完美,猫再努力,这都是不可能的。


其次,那些让人羡慕的,他们自己也未必活得舒服。


几个行业八卦,也许可窥一斑。


1. 百度的李彦宏 2015 年 6 月 30 日,李彦宏号称要拿出 200 亿元杀进本地生活服务的战场:“我昨天看了一下,百度账上还有 500 多亿现金,先拿 200亿把糯米做好。”这是一个很大的决心,成败仍在未定之天。但问题是, 2015 年,在媒体公关行当里,有人就已经开始打百度的主意了。


据我所知,京东的公关部门就在劝说记者们不要用 BAT 这个词了,要用 JAT 嘛;平安的公关部门也在劝记者,要用 PAT 嘛。此外,还有 ATM 的说法。这里的 ATM 自然不是自动取款机的简称,而是指新三巨头。至于 M 是谁,也是各有各的说法,蚂蚁金服?小米?甚至可能是美团点评。


百度还没真败下阵来呢,谋夺江湖地位的“暗战”就已经开始了。


2. 阿里巴巴的马云 2015 年的马云气势如虹,但是他看腾讯,也跟传统商家看他自己一样,不明觉厉。微信会不会对他构成威胁?我敢打赌,马云心里对此也没有百分之百有把握的结论。而一旦构成威胁,也许就是致命的。


据说,马云有过这么一段表达:“我们阿里巴巴正在做的事情,全世界任何一家互联网公司都会感兴趣。如果百度要拿他们的业务和我们换,我们肯定不换。如果是腾讯呢?嗯,我得想一下……”


3. 腾讯的马化腾虽然马化腾手里握住了微信这张“移动互联网的站台票”,但是他心里肯定也没啥把握。不过,对此他已经习惯了。我曾听过一次腾讯内部的会议,马化腾讲他每年都感觉这个公司快完蛋了,要死了,而每次渡过险关,都觉得是大难不死,再世为人。


关于开发微信,马化腾讲过这样一句话:“如果微信晚了三个月,整个腾讯可能就要被颠覆掉了。”


4. 国际 IT 大牛公司 Facebook 2014 年 2 月, Facebook 以 190 亿美元的价格收购 WhatsApp 时,后者只有 50 人的团队。当时很多人都觉得 Facebook 疯了,买贵了。但现在回头看,一点都不贵。如果被它的对手拿到了这家公司,比如谷歌、腾讯,也许就几个月的工夫,整个格局就会翻盘。


这哪是并购?这简直就是保命。所以,当整个社会都在恐惧互联网时,互联网里的那些新生物种心中也充满了恐惧,甚至要更加恐惧。

美丽说的创始人徐易容说:“创业之后,第一天睡觉之前,我会觉得自己拥有整个世界;而第二天醒来时,我又觉得自己失去了整个世界。”



类似的说法,硅谷也有。《创业维艰》的作者本· 霍洛维茨说:“作为一家创业公司的CEO,我睡得像个婴儿,每隔两个小时就醒一次,然后大哭起来。”



再次,谁是最后的赢家,其实还说不定。


达尔文晚年曾被一个动物折磨得死去活来。他说:“我一想到它,就难过得要吐。”这个动物就是雄孔雀。按照达尔文的“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演化论原理,雄孔雀这种奇葩动物该早早灭绝才是。没事你拖着那么长的尾巴嘚瑟什么呢?既妨碍觅食,又耗费能量,还不利于逃跑。


后来,达尔文想通了,问题的根子出在雌孔雀身上。当雌孔雀喜欢长尾巴雄孔雀的时候,一根奇妙的逻辑链条就被启动了。短尾巴雄孔雀虽然活得雄姿英发、活蹦乱跳,但是因为颜值太低,以至于没有雌孔雀愿意和它交配,于是就绝种了。而长尾巴的雄孔雀纵有千般毛病、万种不是,却成功地把基因传承下来。


达尔文将这种比“自然选择”还要残酷万分的选择,称为“性选择”。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一旦切换到生物学的视角来看问题,一时间的强弱胜负就变得不那么重要了。诸多环境变量互相叠加、作用和驯化,最终的游戏结局也许将出人意料。因此,一个生物,应该在每一个时间节点上都关注环境的变化,并找到最佳生存策略,而不是找到什么终极解决方案。


这就是生物学的思维方式。


再看看长尾巴的雄孔雀吧,它不“正确”,好像也不是“转型成功”的样板,但它就是活了下来。


所有生存着的物种,都是成功者。它们都是“时间的朋友”。所以面对“互联网”这个幽灵,也许我们应该换一种思维方式和它打交道。


1. 不管环境里出现了什么新物种,我们都变不成它,我们也不需要变成它,“转型”是一个妄念。


2. 如果出现了新物种,说明环境变了。这没什么了不起,在过去的30 多年,环境天天都在变。该死的会死,该活着的仍会活着。出现互联网,固然很颠覆,但同样没什么了不起的。做生意,这就是命,每一次环境变迁,都是自我进化的机会。“适者生存”,才是行动准则。


3. 从根本上讲,“老居民”和“新物种”并不是你死我活的竞争关系。新物种活好了,实际上会给老居民带来新的机会,而没有双方的协同进化,新物种也活不好。


如果从生物学的视角来看待2015 年,那么,我们筛选重大事件的眼光就变了——不是重要的事,也不是有名的事,而是那些能折射出环境变量的事。我们不为什么欢呼,也不为什么沮丧,我们就思考一个问题——发生在2015 年的事件中,哪些是未来的先声,哪些是环境的变量?把握了这些之后,我们又该如何进化?我们不转型,我们要在这些信号的指引下,进化自我。


中国人得互联网恐慌还有一个因素是不愿意离开一个温暖的体制。我一个纽约来的朋友说纽约的报纸也在倒闭,但是媒体人没有像中国末日来临的气氛,为什么?因为对于美国媒体人来说,很好,任何一个组织的解散不是从业者的失败,是组织的失败,转型什么?散摊子就可以了,人类创造了另外的资源整合方式,而且新媒体公司开除更多的薪水和期权,大家小跑着唱歌去就完了,需要什么转型。


所有人都说转型之难,但是太过于夸大这个转型。2015年得转型之难和之前企业家的转型之难怎么能比?我的电脑里面永远留着柳传志最早办公室的照片,说难就去看看那张照片。一个教授给我打了一个比方,这种国家,你看它一眼会觉得很困惑,它是啥?它又是自行车、摩托车,也能看到火箭,因为这30年是一点点进化出来的。邓小平推出来的自行车是慢慢演变的,没人想要变成怎样,一点点走就可以了,于是就变成了四不像。很多人唱衰中国。又怎么样?吊着吊瓶跑完马拉松,又如何?


用生物学的思维思考今天的商业,得出的结论真不一样,我给出一个结论:何须转型,只要成长。我在节目下一个断言:中国经济会好到大家想不到的样子。我临时说一句话:罗辑思维创业3年的公司,就可以把水立方办一场活动,我们不认识任何政府官员。这个事情五年前、十年前敢想吗?这篇土壤太肥沃了,正在万物生长。


下面要说的几件事,都事关环境变量。




资本寒冬



今年下半年这个名词被发明出来,大家到处谈资本寒冬,上半年都在谈创业潮,下半年稍微冷点,资本寒冬就来了。据说有9000家科技企业,意味着有9000个CEO,很多人说我有一个绝妙的注意只缺少一个程序员。中国现在做互联网的创业公司且在百度登记的,有64万家,每年交给百度的钱19.2亿,全中国多少互联网创业教育公司?160万家,当年的大炼钢铁也不过百万。他说他拿人格担保这是真的,这就是创业潮,一个小小的领域以各种方式感觉机会来了。


刘强东一次在内部分享说,创业已经疯狂到业务不顺利也可以创业。一家公司快倒了的时候,但不愿意付钱遣散工人,于是说付170万给员工创业,他占有70%的股份,结果几个月后这帮兄弟告诉老板我们已经融资了,估值2亿美金,他的股份翻了多少倍?做什么?二手车买卖,但是到B轮只有2辆汽车交易,而且是内部员工买的。他开了车库开费,一年前,一个寒风陡峭的夜晚,进来一个带着黑风衣和墨镜的人,说我是投资人,你们项目太小,我需要投一个亿的项目,有一个人站出来说,最后谈好了,就走了,他都觉得大家疯了。


有一天一个小伙子来找我,说他要改变世界,你要帮我,然后他拿出一个掏耳勺,他说可以请我做策划,请雕爷做营销,我只有把他礼送出境。很多人说创业者是疯子,我说这个时代连疯子都在创业,我有一个根深蒂固的观念,疯子和经营一样。都是这个时代的风向标。我中学读过一本书,一个国家的经营全部在军队,一定是在非洲经常政变的第三效果,如果在商界就是发达国家,如果在政府就是发展中国家。同理如果一个国家的疯子老觉得自己是天兵天将下凡,这个国家是愚昧的,如果掏耳勺出来创业,所有得精英都应该掏出家伙,看机会来了。


很多人说不要忽悠大学生出去创业,说成功为零,我想反问:他本来就是无产者,成本这么低,为什么不试试?年轻人最能浪费的就是时间,他去丽江发呆和在中关村创业有什么区别吗?难道让他瑟瑟发抖去一家公司门外求职,更好吗?即使大学生创业一个都不能成功,又能如何?最适合创业的是就是聪明年轻贫穷的人。这个都不重要,而是2015年媒体给大家描述了一个特别不理智、傻x的投资人,然后后半年又捂住袋子不向年轻人张开?认为钱是这个世界上最聪明的东西,也是最负责任的东西。


我们谈下五千年的框架,五千年资本的表现是什么?到耶稣出现的时候,资本有稍微上升,后来不断下降,甚至出现了负利率。1069年,伟大的宰相王安石在北宋改革,推出青苗法,政府用低息贷款给农民,避免农民经受高利贷这得盘剥,年利率20%,这是在银行排队的老太太一听会疯死的,但是哪个时候是低利率,5000钱的资本表现是资本的力道在下降,话语权不是在上升。


我们得出一个模糊的现象:经济越发达,资本越不值钱。我们听到一个声音,资本寒冬,是资本准备掰开声言,准备饕餮的时候,只是遇到苍蝇,先放下资本,赶赶苍蝇。明年资本会越来越谦卑。很多人问这个结论从哪里来?2016年1月1日我们罗辑思维全球独家发售王东岳老师的《物演通论》,我给他算的命是就像《三体》,小范围流传,然后爆红。这本书讲了一个特别大的尺度:把138亿的宇宙演化史和1万年人类文明演进史全部打穿来看:人性是物性的绽放,人道是天道的赓续。在生物演化、在宇宙例子的演化上,一再重演过,今天我们看到的所有东西决不是第一次出现。我们当年看到的创业者,柳传志等等当年都没有资本,今天资本深入接入产业链整合、正常日常经营,这在人类历史上是没有,要知道资本得本质,回到生物史。


在寒武纪时代,物种大爆发,突然出现大量物种,也出现两性繁殖,两性繁殖之前不是单性繁殖,而是孤性繁殖,为什么会出现两性繁殖?因为孤性繁殖发现不够,于是进行分化和媾和,雄性在两性当中扮演什么角色?获得多样性,只要是两性繁殖,任何一个个体和其它个体之间的基因就完全不同,拥有两性繁殖能力的生物,适应力更强。我们和兄弟姐妹的基因都不一样,这样生物的发展获得了更多多样性。


我们不说生物学,仍然回到商业领域理解为什么会出现资本。资本就是估值繁殖中分化出来的一支,然后和创业者媾合,这和距离5亿年的寒武纪出现两性繁殖一样,这种分化和媾合的总趋势不变。如果你接受这个比方,可以得出以下几个结论:第一,变得越来越激进、越来越出现浪子型资本。沈南鹏经常给被投资人打两三个小时电话,如果对方不接受,他会问一个不接受他的理由。资本会和所有的雄性一样,都会倾向于打造自己的后宫,买多条跑道,追逐更多的被投资人。


第二,我去参加“蜜芽”的发布会,创始人就问投资人:你也投了唯品会,请问哪个是亲生的?每个资本都在打造自己的后宫,姨太太多了一个,无非是多了一双筷子。


第三,你必须变得越来越美丽,吸引创业者的关注。事实上2015年我的媒体界朋友被投资公司找出做公关。


第四,雌雄结合成共同体是未来的模式。我和雷琨说过这个歪论,他说我不就是这样吗?他不就以创业者为前台,资本为后台。傅盛搞了一个紫牛基金,我们也参与了一点股,也拥有投资人的角色。


第五,孩子长大只认娘。谁拿到一个公司50%以上的股份,谁拿到资本上最大筹码,就谁拥有最大的话语权,但这个制度正在发生缓慢的变化。


曾经给姑娘扔下大麦或者房产证就可以把人家姑娘领走了,资本像雄性一样曾经也这样,但是现在正在发生变化,因为创业者是人力资源的投入者,也就是比方中的雌性,他会获得越来越多的话语权,资本是雄性,我们都知道岳飞有个母亲,但是我们听说过岳飞的父亲在哪里?把孩子带大得是娘,市场正在大量发生这样的事情。


江湖传闻,刘强东在上市之前胁迫董事会或者董事会良心发现,董事会作为奖励送给把孩子带大的娘4%的股权,不管今天资本拿走你多少股份,只要你把孩子养大,孤儿寡母不容易,可以在上市前拍着桌子说资本可以还回来。我不是说大家不受规矩,马云为什么不在香港上市而是在美国上市?是为了制度的保障获得公司额控制权。


这几天,王石的故事特别复杂,我是做传媒出身的,传媒讲任何事情都是讲故事,很多人有不同解说,有的人说帝王因为后宫丢掉了江山,有人说是老头被新型力量赶出舞台走下神坛,但我都不这么理解,我理解的是一个创业者带着他长久以来的知识、市场信用和资本进行博弈。谁会赢呢?现行的制度安排是资本赢,但是我不相信,因为资本是一个海洋,不是一个孤岛,不是那只具体的力量,不管宝能多强大,还有更大得力量,王石如果赢不是道德赢了,而是力量赢了,王石真正值得尊敬得是代表创业者、人力资本的持有者。如果通过堂堂正正规则下大的博弈,击溃门口的野蛮人。当然很多人立场不同,我想说的是如果资本的力量把创业者赶开了,这是一个演烂的故事,当时乔布斯就是被资本赶走的,他就是一个爬爬虫随时被掐死,我们需要一个向更公平公正的方向演化。我个人没有处于任何意愿,而是对人力商业的推测,我把个人押进去,我赌王石先生赢。


当然这个判断的原因是这种老鸟在商业博弈了30年,什么没见过?王石敢说我不欢迎你,我相信他背后有准备,这是我一个40多岁人多相信老一代企业家的信心。如果柳传志先生关于他自己的行业说一句,我没有任何回绝的余地,今天特别感谢老人家过来,今天不容易,是拼膀胱大的时候,老爷子还给后生小辈捧场。柳老头,我喜欢你。老爷子,我们真的喜欢你,为什么这样叫你?是他这样让我们叫的。你这才是修成正果,你不是企业家,你就是我们的护身符,我们就希望有一天像你这样。资本和创业者就像5亿年前的寒武纪生物大保法一样,他们男欢女爱,他们会干嘛?叫做他们会爽,老天在看。


两支妖股



第一支妖股:暴风影音的老板冯新。40天36个涨停板,这两个数字将被记住。我问别人称呼你为妖股,你什么感想?他说他也不喜欢,但是没有其它的新词可以理解,大家怎么评价馅饼掉在他头上?冯新这几年过得特别不容易,虽然现在有虚拟现实各种产品,他原来想去纳斯达克上市,后来拆掉vie要回A股,然后一等就是三年,他说打牌最重要的是不下台桌。如果没有记错,迅雷的收益是暴风影音的3倍,但是自从成为妖股后,他没有觉得自己会是大赢家。我想到朋友圈一句话:我拿什么坚强?不过就是死撑。参见暴风影音各种发布会,冯新说要做中国第一代虚拟现实?大家相信吗?我在观察他,我觉得他和我一样,都是将信将疑,但是员工会相信。



另外一支妖股:乐视。这是最奇葩的一家公司,它的办公位置在朝阳公园外,跟哪家大公司都不挨着。贾跃亭出生在山西贫苦山村,在一个普通大学毕业,后来办了一家电脑公司,即打字复印机。他做过钢材、通讯器材,然后来北京做视频生意。很多传统老板对乐视有认同感,因为他们很像。乐视是怎样的公司呢?就是为了一个月多赚几千块钱,做什么赚钱就去做什么,我看到乐视都像问老朋友,都不敢问你还是那个媳妇吗?乐视是神一般的存在,他没有拿过主流投资人的钱,他和互联网人士不怎么来往,贾跃亭敢去碰大家不敢碰的东西:政治。马克思说:人的本质就是社会关系的总和。


从最早的网络视频到自行车、电视机、手机、音乐、影视、超级汽车,所有你能想到所有互联网公司垂悬三尺的业务,他都插一杠,他是什么?谁也定义不出来。贾跃亭有一句名言;这一代互联网公司将死于专注。我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他在发布会说:我找不到一张清晰的图片。他说他的模式从未被超越,只会被模仿,我只想说谁能模仿?看不懂。


有人说乐视不停在做PPT和发布会,除了外交部,开最多的发布会就是这家。最高的估值是1229亿。贾跃亭的乐视给了一堆大词,他说了一句我特别信服的话:乐视模式全球领先,美国都没有。这是真话,我其实不是花时间黑他,其实你真正研究他,他是第一家囤积版权的视频网站、第一个拥有自制剧的公司、第一个进入电影行业的互联网公司。


在中国现代的汽车行业,贾跃亭和乐视也是第一个提出超级汽车的互联网公司,如果他是一家互联网咨询公司,他就非常牛,每个节奏都掐得非常准。过去几年来乐视在全中国挖到的人,乐视到底是什么?看着像骗子。也不知是乐视为干事忙着圈钱不够干事了又回来圈,还是乐事为圈钱假装干事事不足圈钱了又找个事?我想说的是,暴风影音和乐事是新物种,不能用传统的是非来看待。我打个比方解释一下,当二三十个伙伴来到一个山洞,迷路了,如果粮食足够,就会一直想着要出去,他们会把粮食给谁呢?有可能是最帅的、性格最亲和的、可能是最会开发布会的。这个市场就像山洞,资本就是拥有粮食的人,资本一定要找到新的出路,就是找到市场中最想能找到出路的人,然后把粮食给他。


如果你看一眼乐视近年来引进的人才,你会更加吃惊。


下面是一张不完全的名单:


上汽集团原副总裁、上海通用汽车的总经理,在汽车行业有着20 多年炫目从业经历的丁磊受邀加盟乐视,出任乐视超级汽车全球副董事长、执行董事,中国及亚太区副董事长、CEO 兼总裁,同时兼任乐视控股高级副总裁;

酷6 网原副总编辑高飞任乐视控股、乐视网高级副总裁;

搜狐销售部全国渠道中心原总经理、3G 门户原首席营销官张旻翚任乐视互联网应用事业群首席营销官;

曾任星空卫视与Channel[ V] 总监、滚石杂志中文版《音乐时空》主编、热波传媒副总裁、知名乐评人士郝舫任乐视网原创节目总制片人;

爱奇艺原副总裁袁斌任乐视联席CTO;

微软MSN 中国区市场原副总经理韩建琦任乐视网营销副总裁;

光线影业原总裁张昭任乐视影业CEO;

导演张艺谋任乐视影业艺术总监;

导演徐克加盟乐视影业;

优酷土豆原副总裁李黎任乐视网内容高级副总裁;

聚友网原运营副总裁雷振剑任乐视体育执行总编辑;

奥美集团原体育营销总监强炜任乐视体育首席营销官;

央视未来广告原副总裁谢楠任乐视体育销售副总裁;

央视着名解说刘建宏任乐视体育首席内容官;

北京智能视界科技原CEO 李大龙任乐视体育智能硬件副总裁;

新浪体育频道原合作总监于航任乐视体育海外市场及版权事业副总裁;

着名报人、媒体资源整合和管理专家、现代传播集团原副总裁、《南方都市报》《新京报》创办人之一和前总编辑、亚洲电视高级副总裁程益中任乐视体育香港公司CEO;

NBA 原中国高管邱志伟任乐视体育赛事运营副总裁;

搜狐体育频道原总监金航任乐视体育增值业务副总裁;

着名主持人黄健翔任乐视体育独家赛事解说;

着名ESPN 解说员詹俊任乐视体育独家英超、温网解说;

新浪原销售总经理沈威任乐视体育生态商业中心副总裁;

联想原产品开发副总裁梁军任乐视TV 总经理;

凡客诚品原品牌营销副总裁杨芳任乐视网副总裁,主管乐视TV;

京东商城黑电业务部原总经理张志伟任乐视致新销售副总裁;

当当网、凡客诚品原市场负责人赵一成任乐视TV 副总裁;

魅族原营销副总裁莫翠天任乐视控股副总裁;

魅族原副总裁马麟任乐视手机UI 研发副总裁;

小米科技网络原营销创意负责人杨大伟任乐视手机市场营销总经理;

联想集团原副总裁、MIDH 中国业务部总经理冯幸任乐视控股高级副总裁、乐视移动智能总裁;

联想集团原联通业务总经理董志升任乐视手机销售副总裁;

联想集团原运营管理总监崔战良任乐视手机运营管理总经理;

微软北亚及大中国区原售后运营部高级经理綦滨任乐视手机售后高级总监;

搜狐原副总编、汽车事业部总经理何毅任乐视汽车车联网 CEO;

英菲尼迪中国及亚太区原总经理吕征宇任乐视超级汽车(中国)公司副总裁;

一汽大众原生产总监 Frank Sterzer 加盟,负责乐视汽车未来生产制造业务;

广汽丰田原副总经理、广汽吉奥原总经理高景深任乐视超级汽车副总裁;

当当网原 CMO 郭鹤任乐视互联网生态农业及网酒网副总裁;

中国银行原副行长王永利任乐视集团高级副总裁,负责互联网金融业务;

美银美林原高管郑孝明任乐视集团高级副总裁,主管投融资并购三块业务;

……


我虽然不认识贾跃亭,但是这张名单里的一些人我还是认识的,他们当中的一些人江湖口碑极好,是公认的认真做事的人。如果乐视是一家骗子公司,这些人不会去,即使去了也待不长。


乐视和暴风影音,他们一半是产业,一半是资本。新物种出现的时候,不需要获得我们的首肯和欢迎,他就这样出现在我们面前,资本给粮食就是他们去穿越边疆,这就是市场上全新的存在。当谈到暴风影音和乐视,不要用传统的视角去看它。这个新物种的存在一定会改变我们的环境,我建议各位不要讲人家是妖股了,我们能做的不多。马云提醒说:你刚开始看不见,看见了看不懂,看懂了来不及了。我建议大家要观察、结缘,学会做PPT。新物种就这样到来了,我们要学会接受它的存在。




O2O的看法






资本在2015年最好的杰作是O2O大战,那真叫一个惨,各种补贴,连资本都受不了,所以资本办婚礼:滴滴快的、58赶集、美团大众点评、携程去哪儿都纷纷合并,这好像都是好事,但背后泪水多了去了。我在硅谷演讲的时候,建议如果只有半小时来中国了解的话,一定要去望京SOHO,它号称宇宙O2O中心,每到中午一字排开求刷二维码,然后送钱送礼物。来的都是什么人?不是地推人所希望的互联网从事者,而是大妈等等。


放眼神州,什么地推是管用的?O2O大战就这样展开了,办了喜事是不是就好了?我问过优酷一个高层管理员,你们为什么每年花那么多钱争那么多版权。合并不就好了?他们说前几年他们并购土豆的时候也是这样想的,但是然并卵。易到周航说,合并不是结局,永无宁日的指数级进化才是方向。按摩、修指甲的都会各自相安?我不信。在各种战场上,杀戮不断,2015年,据说整个资本市场烧了200多亿,我们要感谢背后的投资人。2016年市场如果出现意向中的大战,会不会出现这样的一家合并公司:滴滴快的58赶集美团大众点评携程去哪儿饿了么。


不是舞台上的明星谁是赢家,谁是输家。第一个回答是:中国用空前短的时间催生了社会协作机构。王兴的新美团两三年在资本补贴下构建三万人的企业,我的同学陆文勇创办了e袋洗,他们构建非企业员工的协作网络。陆文勇说现在有10万员工在各个小区和他们协作,明年的数据将达到50万人。真正波澜壮阔的场景下是个体的崛起。我随时可以打开手机的一个应用,下面有几百辆汽车和师傅准备为我服务,有各种合法服务准备上门。


我们就在过去一两年,每个大城市的普通员工活得像一个国王,路易十五才300个厨师。这是资本主义的重大胜利和成就,如果你觉得不好听,可以称作市场经济的重大胜利和成就。安迪说过美国制造了一个伟大的工业传统,美国总统和街边乞丐喝一样的可乐。O2O不是谁赢谁输,而是为大众打造了一个更方便、自由的生活,我卖掉了车子,因为可以乘坐滴滴。


2015年北京地区的大学生平均月均4700元,我们专门约见了几位O2O从业者,月薪都过万。以前我父亲和我说你考不上大学你就死定了,其实也挺好。如果你是学霸,都是班上第一名,留洋、金领,然后去滑雪的时候,遇到服务你的同学,人家也是年薪百万。现在的世界就是仙人掌,每个人都可以突出来。中国的蓝领阶级第一次在资本和补贴下,他们的自由开始有了溢价。富士康工人以前为了工资可以每日每夜地加班,但是现在的城市蓝领,他说更多的钱不赚,他要自由。他们是手艺人,他们拥有了尊严,一个农村来到城市打工的人,不再走投无路,不再只是投靠村长的儿子去干体力活,只要他不干活,他勤于思考、勤于协作,就可以拥有比应届大学生高得多的收入。


每一代连接技术都会产生这样的奇迹,互联网也是这样,必然产生一代红利,然后享有者未必是连接者。比如农业社会,人类可以和活着的植物发生密切的协作,畜牧业就是和活着的动物有密切的协作,工业社会就是人和死去动物变成的煤炭协作,然后又和动物死去变成的石油协作。互联网是让人和人的大脑发生了连接,每一代连接都会产生一代基础设施,怎么理解基础设施?基础设施的概念我们经常忘却,就像今天在水立方展开的演讲,如果没有明清皇城的营建、2008年的奥运会、没有视频音频的长足进步,我们今天在这里不会有一场盛会。


我们踩在人类层垒文化结构的上面。连接者本身未必获利,连接后会引发神奇的效果。回顾历史的时候,19世纪是英国人的世纪,雄霸地球,为什么衰落呢?取代者是美国和俄罗斯,火车出现之后,陆地的连接产生红利,海洋帝国开始衰落。陆地连接红利的大规模出现后,俄罗斯的经济实力突然爆发,20世纪是美苏大国拥有霸权的原因。每有连接,必有红利。吴晓波和我说,19世纪股市都是和火车相关,但是铁路大亨赚到钱了?铁路的连接成就了谁呢?是石油大亨、钢铁大亨、银行业大亨,他们无一例外因为铁路基础设施重构了产业成本,找到了新的产业模型和交易入口,于是崛起。




当新技术出现的时候,我们一定要关注新的连接红利在哪里出现,当新的连接出现的时候,利用这些基础设施,找出红利在哪里?现在互联网基础设施已经构建好了,我们要重新思考红利。马云说这是一个抢钱的时代,哪有功夫和那些思想还在原始社会的人磨磨叽叽。这句话不知道是不是马云说的,如果不是他说的,算我说的。


来源:亲子手工活动

原文:vzan.cc/t/d-573229

本文已获得授权。


互联网思维 | webthinking
我们每天会精选深度的互联网思维文章,欢迎分享,建议你持续关注互联网思维并推荐给你的朋友吧!如需帮助,请加微信号“webthinkings”交流。长按/识别图中二维码快速关注互联网思维!
1分钟之前删除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