饱吸浓郁果浆的酥皮樱桃馅饼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07-06 19:03:44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凡中国人说一句话,做一件事,倘与传来的积习有若干抵触,须一个斤斗便告成功,才有立足的处所;而且被恭维得烙铁一般热。否则免不了标新立异的罪名,不许说话;或者竟成了大逆不道,为天地所不容。——鲁迅《随感录四十一》

  近几日恰有一人,在受着这样的历练。伊做了一道视频,铺天盖地如穹顶一般罩在中国乃至世界的网路上,接着便收获了铺天盖地的赞同和崇敬,以及铺天盖地的冷嘲和谩骂。参与者之多,内容之繁杂,观点之碰撞,都在短短几十个钟头里轮轴现眼。

  起初太宰还在感叹现如今网络的伟力,分分钟就将相隔万里的人们所掌握的信息同了步;随后就不得不低头承认,这哪里是网络的力量,分明还是人为,“你方唱罢我登场”,那不过是遥远的古时候的礼遇,目下更时兴“你方开唱我砸场”,而那大锤抡下的理由,时常又通通无关戏文的内容,酱紫的场景,何止如大戏。

  说句挺没心没肺的话,太宰在看这片时,心底里多少是有些作壁上观的庆幸的,虽然,本尊既是从看不见摸不着的小颗粒的熊抱里走出来的,那也不能说完全没有感同身受;至于净坛,他很多时候比太宰有良知有担当,时至今日,他还会任重道远地正经八百地分析,推理,提出方案——太宰则大抵只有冷眼。

  如此反应的原因很简单,无论是积极改善或是坚决对抗,太宰已将自己最美好的十年青春无保留地贡献给了一个号称重将雄起的社会,而收效寥寥,接下来扛旗奋进或者继续铺路的,轮到傲娇叱咤的九零后和蛋蛋们了,至于咱自个儿,切不可循着前辈们的轨迹,先带着红袖章革了命抄了家,再抢人的锅碗瓢盆进熔炉,现又霸着广场跳大神儿——该散场回家,就别抱桌子腿。

  其实对于国人的对于伊和伊的片子的种种,倒有些勾起太宰对于前不久,另一名角儿所拍的意在着力混淆NON-GMO(非转)和ORGANIC(有机)的概念的片子的记忆。那部片子也曾泛滥过一阵,也曾勾引起诸君流着哈喇子的或崇拜或唾弃。如今历史似乎在重演,因为观者貌似不能自已地重又把目光聚焦在一个人,一部片,却不约而同地选择忽视这人和这片所谈的这事。这种避重就轻的本事,太宰深表熟稔和无语。

  然而这事情讨厌就讨厌在这里。闭上嘴巴不说,闭上眼睛不看,捂住耳朵不听,它总在那里,不离不弃,像哈哈镜似的杵在人前,照出一副副可怜可笑的映像。自然,就事论事,如今这小颗粒的威力,便在它可以遮了那镜,使人连自己(和/或旁人)的可怜可笑的映像,也都看不见。


  日前净坛审阅太宰的文,问曰,如何文与食全不搭乎?太宰不假思索回以一贯的掷地有声:文与食何需搭?也罢,当B型双子遇上AB型狮子,任他再怎么如风一样的男子,也只能作煽风点火的助力。好在经年累月,太宰的脾性已深得净坛濡染,痛定思痛自省一番后,决定文与食,确实不必要搭乎。所以今日配食,是与前文基本无关的一甜点。

?

  如何又“基本”无关呢?这实在也非太宰牵强,不过想到这馅饼里的樱桃的些微酸溜溜的味道,竟颇类似见不得人有作为的那起子的心态,只是早起不过见不得人好,如今更变本加厉,越发连有所为也难容忍了。又不小心顺势想起,小学里曾经学过吃不到酸葡萄的狐狸的故事——这里不是太宰笔误:既然吃不到,那自然得是酸的。

?

  材料:

  步骤:

  在很久以前的一篇《蓝莓挞》里,太宰罗列了几种挞派的定义,这道酥皮馅饼,实则是其中提到的“Top-crustPie”,俗称“Cobbler”的,一般将馅料炒煮好,盛入焗盘,表面覆一层厚厚的酥皮或酥粒。馅料以水果居多,在高温烘烤下,果汁咕嘟咕嘟沸腾着从酥皮周边溢出,成品因此不太像“顶着酥皮顶的水果派”,反像是“糖渍水果馅浸酥皮”。又由于酥皮未经盲烤(BlindBaking),以湿面糊直接压在内馅上,使得上部受热变硬变酥,下部则饱吸了浓郁的果浆,柔软而且湿润。


  此外特别要说道的,是这馅饼里的樱桃(Cherries,中音译车厘子)。视气候条件,加国每年六月至八月为樱桃季,主产地便是BC省的水果之乡Kelowna(基隆拿),距离翔氏所在的城市约莫4小时车程。过去两年里,每到樱桃季,太宰和净坛都会往Kelowna的果园摘樱桃。该产区的樱桃约有9个品种,按照成熟时间先后,分别为EarlyYellow、Stella、Rainier、Lambert、Lapin、Stardust、Skeena、Sweetheart和Staccato。其中,被太宰和净坛一致选定为“翔府最受欢迎”的品种,是个头超大、颜色紫红、香甜微酸的Lapin,也便是这道馅饼的内馅原料,因为甜度较高,所以配方中的糖量少,如换成酸度稍高的品种,则需相应增加白砂糖的用量。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