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贵平自家挖出鱼窝子,“天上馅饼”砸来一串麻烦事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04-17 19:59:50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自家挖出鱼窝子

???????????“天上馅饼”砸来一串麻烦事

图文|李贵平

? ? ??偏僻小镇一户拮据人家,一夜之间鲤鱼跳龙门般成了有钱人,这种事搁谁身上都会被说成天方夜谭。

? ??还真有这样的稀奇事:重庆巫溪县宁厂镇一李姓人家,就捡到个大馅饼,只不过这馅饼不是天上掉下来的,而是从地下冒出来的——他们在自家挖出个鱼洞,夏季汛期每天有上百斤鱼儿从冒出。这事经央视报道后,更是成了全国性的奇闻。

????然而,这家人坐收“渔”利后,同样发生了许多意外:邻里关系尴尬了,家族关系紧张了,戳脊梁骨的人多起来了……



暗河有鱼?炸山炸出神奇鱼泉


??????重庆巫溪县宁厂镇衡家涧社区,住着一对青年夫妇,丈夫叫李湘炀,妻子叫杨余丹。他们就是这家“聚宝盆”的主人。

??????怎么发现鱼窝子的呢?李湘炀的说法是:20多年前宁厂镇炸山修路,炸出了暗河里的小泉眼,他家房屋建在这里,屋下河边一直有零星鱼儿游出来。

??????20135月初,李湘炀在父亲支持下开挖鱼泉,他们花费10多万元挖入房屋底下16米后,再向山体方向挖掘10来米,凿开一个脸盆大的洞坑,洞里涌出冰凉的阴河水。很快,河水里咕咚咕咚冒出鱼儿。

??????以后每年的5月到9月,是李家“笑傲江湖”的季节,每当下雨,那凿开的洞里就会流出许多半只筷子长的青色鱼儿,最大不过3两重,因通体肥美,肉嫩骨细,形似油桶,被当地人称作“油桶子”,其味道跟长江常见的黄辣丁差不多。

??????李湘炀称,最多时一天可捕到170斤,差的也有100多斤鱼。其他天气情况下,泉眼里流出的鱼很少。

??????有趣的是,对鱼泉的来源,老爷子李全昌的说法却有点八卦:几年前一个晚上,他梦到一个白胡子老头,是个神仙,神仙说要他在自家屋子挖个坑儿,肯定有好东西蹦出来。

??????老人坚信这个梦太神奇了,他跟儿子商量:挖洞吧。儿子儿媳听了瞪眼说:“老爸,我还梦见中了500万彩票呢。”不同意。

??????两口子不想瞎折腾,害怕“野蛮施工”挖倒自家房子不说,殃及邻居就猫儿吃糍粑——脱不了爪爪。

? 但老爷子坚持要挖。僵持好几天,孝子李湘炀服软了。

??????不管哪种说法,反正李家没白忙活。一天早上,李湘炀夫妇“值班”时惊喜地发现,石缝里竟涌出七八条鱼儿来,接着,十条、二十条……

??????老爷子听了这消息,他激动地蹦起来,抓住儿子的肩膀就是一拳:“真有鱼儿呀?快掐我,是不是做梦?”欣喜若狂,孩子们也满街奔跑。

??????刚开始,捞起来的青色鱼儿,李家自己都不敢吃。县林业部门的人听说后来查看,认为这鱼应该是碰巧挖到了暗河的鱼群通道,从鱼泉涌出来的。“放心吃,这鱼安逸惨了。”他们说。

??????鱼窝子的鱼儿越来越多了,李湘炀赶紧安排修鱼塘,做大做强。

??????消息传开后,重庆渔业部门也派人来考察,说这不是一般的鱼儿,野生的,大多为三四两的“云南盘鮈鱼”,当地人叫“油棒子”,市场销售价为80/斤;还有少量的裂腹鱼,卖价100/斤。


坐收“渔”利?邻居羡慕也开挖



??????天上掉馅饼了。附近奉节县、巫山县、云阳县、万县的游客听说后纷纷驾车赶来参观,还大袋小袋买走李家的宝鱼。

??????20137月,央视10套“讲诉”栏目从媒体上看到报道后,扛起机器从北京赶到位于长江三峡腹地的巫溪采访。

??????听说央视要来人采访,宁厂镇乃至整个巫溪县的人都奔走相告。当地人平时只有看看央视的份儿,哪有自己上央视的机会啊。

??????县领导高度重视,认为李家的“馅饼”不只是他们一家的馅饼,而是全县人民的馅饼,县农委、旅游局、电视台和宁厂镇大力配合,协助央视采访团队完成节目录制。

??????当年8月,央视10套以《屋下有宝》播出了这一奇闻,引起轰动。李家更火了,每天有人络绎不绝地开车来吃鱼买鱼,邻近湖北竹溪、神龙架等地的人,都浩浩荡荡翻山越岭来了。

??????李家不想再做别的,他们决定踏踏实实坐收“渔”利。一家子乐坏了,老爷子也似乎变成了笑呵呵的白胡子老头。

??????房子装修了,车子换了,衣着光鲜了……幸福像花儿一样绽放。

??????但问题也像鱼儿一样冒出来。

??????这宁厂镇地处巫溪县北端深山峡谷,镇上房屋大多建于民国,临河而筑,下立木桩,柱上支撑木楼,这样的吊脚楼至今还居住着人。宁厂镇因盐而兴,有4000多年的制盐史。今天的镇上只有稀稀落落不足300来个居民,多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宁厂盐场的退休工人,生活较拮据。

??????如今,住在大宁河边的几家居民都羡慕屋下有宝的李家,最睡不着觉的是杜二哥。

??????杜二哥是李家邻居,看到李家翻身做主后,2014年夏,他召集家人开会,研究李家“成功”的原因。他们担心李家扩大战果这样捞下去,收入的鱼儿会越来越多,到时自己就算开挖,恐怕连汤都喝不到一口了。

??????杜二哥二爸首先发言,说上世纪60年代初,在李家目前所处的位置还没修公路,大宁河水在此形成一个回水沱,每逢下暴雨或涨水,附近渔民就将鱼舀子伸进河水,可以舀到数公斤“油棒子”,最多时能舀到数百公斤。

??????杜家决定动手。他们雇了20人,租了一台钻井机,在屋里靠近李家的地方开挖。可是挖了两天,一点动静也没有。他们泄气了,不知是不是祖坟埋错了地方。

??????当杜家的钻井机火力全开虎虎生威时,李家有点不高兴了。本来两家关系还不错,老李和老杜以前都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大宁盐厂的职工,退休后还常坐在河边喝酒钓鱼。现在,两人见面都拉长了脸。

??????矛盾终于爆发。2010年夏,杜二哥绝地反击,再挖。当天,轰轰隆隆的钻井机似乎吃饱喝足,声音特别大,也似乎跟李家示威。凑巧,李家那几天不知为什么鱼儿少了,有时一整天才冒出三四十条。李家认为这是被杜家挖走了财路。

??????一天晚上,喝了半斤白酒的李湘炀跑到杜二哥家,敲开门说:“你们紧到(老是)挖么子嘛?财运来了门板都挡不住,懂不?是你屋头的,走哪儿都跑不脱。

???????一身泥巴浆的杜二哥本来就郁闷,这下,他把对老祖宗的怨气转移到李湘炀身上:“关你么子事?我挖各人屋头呢,给我出去!”两人大吵起来。声音越来越大,双方都鼓起了肱二头肌,镇派出所的人闻讯赶来,路见不平一声吼,两条汉子才没出手。

??????没想到,李家内部也冒烟了。

??????夏天汛期,李家鱼洞冒出的鱼儿非常多,游客也越来越多。李湘炀忽然一拍脑门:何不向每个参观者收取5元门票呢?

??????这一建议,遭到老爷子李全昌的反对。李全昌在宁厂镇是个很传统的厚道人,经常学习雷锋好榜样。提到卖门票,老爷子还去40公里外的白鹿镇找到一个王半仙看八卦,王半仙掐指算算说,这门票钱不能收,犯忌,人家大老远跑来看你家的鱼洞,是沾你们的喜气,如果收钱,喜气就会被灶王爷收走。

??????父子俩为这事杠上了。家庭会上投票,儿子以多一票险胜。此后,李湘炀就每天在门口摆个板凳,这样又多了一笔“票房”收入。

??????奇怪的是,自打卖门票,鱼洞里冒出的鱼就时多时少了。李全昌认为这是被灶王爷收了财气,他跟儿子说不能把事情做绝了。父子俩又开始横眉冷对。老头子去找镇上朋友喝闷酒,但大伙都不大理他了。


“成名”之后?尴尬应付借钱人



??????李家祖孙三代都是巫溪县宁厂盐厂的工人,上世纪90年代盐厂关闭了,老爷子每月只有五六百元退休费,李湘炀夫妇以前是帮人开车运煤的,一个月挣不到两千。现在,他们靠捞鱼,每年就至少有二三十万元收入。

??????有钱了,李湘炀夫妇继续勾画好日子,他们计划在重庆买一套房子,还想给儿子在县城请个外语教师,再物色个好大学。那都得花钱啊。

??????这时,借钱的人踏破门槛来了,多得就像当年给李湘炀介绍对象。

??????最先开口的,是住在9公里外大河乡的李幺爸,也就是李全昌的小弟。李幺爸以前在李湘炀读书时帮他交过学费,还带他去恩施、竹溪等地跑过药材生意。李幺爸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湘炀那娃儿是我看着长大的”。现在哥哥家摇身一变成了“腕儿”,他当然得去分享。2014年秋,他哼着川剧上门:“发啦?先借10万吧,我想买辆皮卡车。”

??????父子俩同意借钱,儿媳和娘家人却不干。为这事,老爷子和儿媳吵了好几架。儿子夹在中间成了风箱里的耗子。最后,他们象征性地给幺爸送了2万元。但幺爸不满意,嘟囔说这是在打发叫花子。

??????李幺爸回去后,把“抠门哥”的事转发在家族朋友圈,大家本来觉得这家人两年来大发了闷起不开腔,没一点表示,听了李幺爸的话,都说要和李家划清界限,逢年过节,也很少有来往少。

??????那段时间,几个婆娘家喜欢坐在河边嗑瓜子晒太阳,七嘴八舌,有的说这几年李家捞了30万,有的说捞了80万,有的说捞了196万……但不管捞了多少钱,李家反正是捞了个白眼狼名声。

??????镇上一位姓赵的干部,跟李家的人有一面之交,也在一些事情上关照过老李。一天,赵干部笑嘻嘻上门来,寒暄一阵,开口说借8万元。这一次,是儿子同意借钱,但他媳妇和父亲不干。以后,赵干部自然对他们疏远了。

??????2015年暑假前,儿子他们学校的一位女老师,笑容可掬地抱来一叠书籍来到李家,说要给孩子谈人生。她大声表扬这孩子很聪明,长大后不是牛顿至少是个马云。末了,女教师有些难为情地说:“我家……想在城里买套房子,可手头有点紧,你们能不能借我12万呢。”

??????好说歹说,李家撇不开情面,借了2万元。女教师一脸不高兴,似乎李家欠了她12万。以后,孩子也不聪明了,马云牛顿也风马牛不相及了。

??????很长一段时间,李家因“先富起来”十分孤独,李全昌更是闷闷不乐。

? 老人说,以前在镇上,他们一家人和亲戚朋友礼尚往来,孩子们牵着手哼着歌儿去上学,下河游泳,上树摘桃,快快乐乐,无忧无虑。现在呢,好像有一堵墙横在远亲近邻之间了,很多事也如同脚下的大宁河水回不去了。

??????李湘炀夫妇其实也不是吃独食的人,到20165月,他们先后出资给镇上的养老院买了空调、厨房用具和图书,还出资把河边的石梯、河上的木桥修了一下。去年夏天,他们还去找杜二哥喝了酒,有说有笑地和他商量联合开发的事情,两条汉子再也不乱鼓肱二头肌了。前不久,李湘炀还筹了200万元建了个农家乐,以吸引更多的人来参观家乡的悬棺栈道。至于家族内部,他也在慢慢想法帮助他们。? ? ??



【作者简介】

李贵平,毕业于重庆师范大学中文系,成都市锦江区作家协会副主席,四川省散文学会常务理事,全国八家主流媒体专栏作者,在《中国青年》《中国文化报》《光明日报》《解放日报》《旅游》《西南军事文学》和香港《大公报》等发表900多篇军事述评、散文、游记等。多项作品获四川省报纸副刊作品一等奖。出版报告文学集《开拓者风采》(四川文艺出版社)。现供职成都《华西都市报》。


文学微刊

投稿这点事

你想把文字怎样?要煮要蒸要炖要红烧要熬汤,在这里你随便......

题材不限,诗歌,散文,游记,小说等均可.

投稿邮箱:843812333@qq.com ?

小编微信号:chenguifang126?



我要推荐
转发到